让中国人焦虑的杨絮背后 曾“拯救”北京800万人

春天来了,北京和其他很多城市满城飞絮的日子也到了。

库叔作为敏感体质,不得不戴上口罩,捂紧衣领,防止过敏。相信不少库友也跟库叔一样,因被飞絮包围而苦恼。

被飞絮包围的行人

那么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飞絮?没有治理办法吗?

飞絮虽恼人,但库友们知道,在20世纪70年代,带来飞絮的杨树和柳树曾拯救北京的800万人吗?

且听库叔为你一一讲述。

1

飞絮有多可怕?

不知道库友们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则新闻:

2015年春天,某位两届奥运会冠军得主将自己小区内的八棵杨树横腰砍断,只剩下不到10米高、光秃秃的树干,被其他住户举报。砍树者声称是为了“治理飞絮问题”,随后城管介入调查,也认同了她的说法,不予追究责任。

当时正值北京满天飞絮的时节,该事件也引发了人们对于该不该砍树的讨论。那飞絮与杨树有何关系,又给生活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,引得奥运冠军要砍树来“治理”?

其实,飞絮是杨树和柳树等植物种子成熟炸裂的自然现象。

杨树、柳树分雄株和雌株。雄株不飞絮。雄株的杨树在早春就开花,花序大多呈褐色或深红色,很像毛毛虫,开完就掉落,不转化成絮。雄株的柳树情况与杨树类似。

雄杨树的花序

漫天的飞絮,都来自雌株。春天,正是雌株繁衍后代的好时机,它们生长出的花序上有很多小球,小球长大变圆后胀破,露出棉絮状的“絮”。这些“絮”都是种子,借助风力及昆虫,被传播出去,完成繁衍。

雌杨树花序的“絮”更凝聚。

雌柳树花序的“絮”更纤细、分散,可随风飘很远。

北京种植的杨、柳树品种主要包括白毛杨、加拿大杨、旱柳、垂柳等。目前,北京有杨、柳树雌株200万株,以杨树居多,主要分布在朝阳、海淀、丰台三个区,集中于公园、河道两侧、高速公路两侧、老旧小区等区域。

每年春天的“繁育盛宴”,一棵雌树能产生一公斤的飞絮,临街数以百万计的雌树群几乎同时飞絮,虽然无毒,但也让整座北京城“疯狂”。

飞絮的飘散首先威胁的是人们的健康,尤其是敏感体质人群。一到春天,北京市所有医院门诊的接待人数都会激增,相关科室一个医生平均每天能接待20-30个因为飞絮而过敏的人。

飞絮接触人的皮肤,可能会造成皮肤过敏,瘙痒,眼睛红肿;若不幸进入呼吸道,可能引发咳嗽和呼吸道水肿,更严重者可能会加重哮喘、慢性支气管炎等呼吸道疾病。飞絮还可携带病菌,产生交叉性传染。

其次,威胁公共安全。飞絮体轻易燃,影响范围大,10平方米的飞絮遇到明火能在2秒内烧完。

曾有媒体报道,仅2017年4月28日一天,北京119指挥中心就接到因飞絮引发的火灾301起。没过几天,朝阳区某停车场也发生火灾,90辆机动车不同程度过火,20多辆被完全烧毁,起火原因是堆积的飞絮快速燃烧(据推测事故源头是一根没有被熄灭的烟头,没熄灭的烟头温度可达800℃)。

朝阳区某停车场事故现场

此外,飞絮还会遮挡行人、车辆出行视线,影响交通安全;堵塞汽车水箱散热片,导致汽车开锅熄火引发交通事故等。

既然飞絮有这么多危害,北京市为何要种这么多杨树和柳树呢?

2

杨树和柳树曾拯救北京!

这要从建国初期说起。

当时,我国刚刚经过兵荒战乱的年代,林木凋敝,绿色消退,森林覆盖率仅为8.9%。北京城区仅剩行道树87公里,公共绿地476公顷,区区6.41万株树木,八达岭也成了荒山秃岭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我国北方城市,尤其是北京,曾饱受沙尘暴的侵袭,每年春天最让人畏惧的就是漫天黄沙,遮天蔽日。根据北京观象台沙尘资料统计显示:20世纪50年代北京地区沙尘最严重,春季沙尘日数平均高达26天。

沙尘暴下的北京

当时,著名作家邓友梅发表的《暴风中》对北京沙尘暴有形象的描写: